(※聲名:本文附有漫罵幹譙的不爽言論,衛道人士請勿觀賞,家中有小孩子的也一樣,不過鄭吳芳楨例外......)

記得,有一年跟吳小翰一起搭統聯去台北找大學同學,當時買票的時候,我給了售票員1000元(吳小翰的500+我的500)

當他找我錢的時候,我問他:「今天有優惠票價嗎??( 那天是星期五,沒有優惠票價 )」

那個男的售票員斜眼瞪了我許久,近乎上下打量的模式,他回答我說:「先生~( 加重語氣中 )今天星期五,怎麼可能會有優惠票價!?」

因為那個售票員講的音量有些大,並帶有些許的挑釁,當下有很多排隊買票等著回家的人都有聽到這句話

他們開始用著一種 " 靠!連這種錢也想省 " 的眼神,近乎上下打量的模式看著我

且吳小翰還在旁邊說著:「哩洗咧空嘔,耐五科零五優惠啊?哩洗勒北七喔!(※台語:你是在發楞喔,怎麼可能有優惠價啊?你是在白癡喔!)」

那個售票員一聽到吳小翰這樣講,還一臉不以為然的嘴角上揚,數著他的鈔票冷冷的 " 哼 " 了一聲

聽到這麼多人(包括那個售票員)給我這麼熱情又直白的回應,我自己一個人在嘴邊喃喃自語:「是喔,是這樣的喔,吼....」

宗翰聽到還馬上補一句:「啊不然咧~」

又是一陣白眼

 

出了售票口,我們去隔壁的全家買東西,我當場拿了吳小翰剩餘的車錢給他

吳小翰拿到錢有點納悶:「我不是給你500嗎?怎麼找300這麼多??」

「所以那個售票員找我 600 時,我才會問他 " 今天有優惠票價嗎?? " 這個問題啊...」我是這樣回答吳小翰

這時吳小翰才恍然大悟般的狂笑,我就補了一句:「嘟阿洗瞎郎每挖北七ㄟ啊??( ※ 台語:剛剛是誰罵我白癡的啊??)」

至於那個售票員,在後來幾次搭統聯上台北,我時都還會看到他

一看到他,我就會想起,他當時講的那句 " 先生 ~ 今天星期五,怎麼可能會有優惠票價!?"

還有一臉不以為然的嘴角上揚,他那數著鈔票冷冷地 " 哼 " 了一聲的那個樣子

 

謝謝你~9527,我要在你臉上寫一個慘字~~~~~

 

其實~這個事件,跟我接下來要講的事情,是一點關係也沒有(害羞的跟你們拍寫一下)

 

說到速食店,我總是會想起年輕的時候,和我朋友們去89,品嚐我心目中,那個美妙好滋味的 " 89 漢堡 " ,它曾是我們窮人家最愛去的時尚夢幻漢堡炸雞店,(因為我們小時候,去不起麥當勞...........淚)

曾幾何時,他也是我們同學間的友誼橋樑,常常星期六下課後的一句話:「來~ㄌㄢ 來 key 89 呷 ( ※台語:走~我們來去89吃)」

( 咦 ~ 星期六還上課,我是不是透露了我無暇肌膚的年齡....... )

不過89終究是89,它永遠不會是麥當勞或肯德基,就這樣~它的人潮就像我頭上的髮量一樣,日漸稀疏,每況愈下

它倒了,就這麼無情的倒了,記得.....當時我還為它的倒閉哭了4天3夜,天啊!我連當年 " 林旺背背 " 死,我都沒哭那麼慘(※林旺背背:當年木柵動物園鎮園國寶的大象,那兩隻團團圓圓算什麼.....呿!)

在幾年後一個入冬的夜晚,我曾想過~如果當時89也學人家出 " 舔腥卡 " 什麼的,我想麥當勞叔叔.肯德基上校跟溫蒂應該會多一個可敬的競爭對手

「 跳蛋 89 嬸嬸 」(我好像又離題了.........)

 

前幾天去麥當勞,準備好好地玩我的嗜神者爆裂,找好位置後,我就來到櫃臺,準備點我愛喝的飲料(因為有辦甜心卡,所以買一送一^^)

週末假日的麥當勞中華店,客人總是特別多,排隊的陣仗當然也就驚人了些

排隊的人群中,我看到兩位一身酷炫黑的煙燻妝蕾絲短裙吊帶網襪婦..............新時代女性

(因為煙燻妝無法蓋住她們那令人看了不可思議的法令紋,而吊帶網襪無法遮掩那像是今年中秋節無法量產的文旦,摺皺度超越了橘皮組織般的"文旦皮組織")

是少女嗎??

還是在安平賣八仙果的老闆娘呢?

又或者是座落在東豐路上的霸王薑母鴨店裡頭的洗碗歐巴桑呢?

難道是今年眾多市議員候選人競選海報中,那個仰頭45度角,表情是痔瘡犯了在哭還是被包養在笑,我都分不出來的那個 " @#$%︿ "(消音中...請想像)

我內心出現了些許的蕩漾與漣漪........

 

 煙燻妝A女突然拿出她的唉鳳4,對著自己猛拍

她用右手比YA,但是食指插在她右眼的魚尾紋末端,而且還學不二家的小女孩一樣舔舌頭,但我發現她的舌尖舔到她的法令紋....

整個畫面好不精采,有種令人倒陽的Fu

「 他們說我拍照時手這樣擺很可愛,也很好看...... 」

好驚悚的一段話,我明明就穿了 EDWIN 的羽絨外套,怎麼還會背脊發涼,一路涼到腳底板

你看過食蟻獸擺YA嗎??我看到了

煙燻妝B女一看到這情形,當然也是不落人後,趕緊從她右肩上的包包裡拿出她的唉鳳4

鏡頭對準自己,準備拍出最閃耀的一張照片,看她的動作,我感覺她應該是想把食指插在臉頰拍吧

可能是求好心切,她右手唉鳳都還沒拿穩,手指就很快速的插進臉頰裡

我覺得~她如果再插大力一點,我應該會是第一個在麥當勞櫃臺前,看到連勝文槍擊事件重演的目擊者才對

「他們也說我用食指點在右臉頰,樣子很清純,他們很喜歡....」

煙燻妝B女邊說邊指著她唉鳳4上剛自拍下來的照片

你看過鍾魁把食指插在臉頰上嗎??我也看到了

她們倆一陣陣的歡笑聲下,我看到人民的恐懼與不安

我的心中有了一種莫名的疑惑與惶恐,腦海裡一直浮現:「 他們是誰??誰是他們??他們在哪裡??哪裡有他們??」

我覺得我應該要點杯玉米濃湯來暖暖我那受驚嚇的身子

 

這時,煙燻妝A女講話了:「 我昨天登上無名小站首頁耶!!好開心哦~我是無名正妹......」

我看你是無名女屍吧,妳確定妳登上的是 " 無名小站 " 首頁??不是 " 就愛靈異網 " 頭版

這時~煙燻妝B女感覺到,自己好像被比下去的樣子,就在那邊:「是喔.吼.吼.吼.吼.吼.吼」鬼打牆般的回話

可能是想到什麼可以把煙燻妝A女比下去的話題吧,就在她那 " 吼.吼.吼.吼.吼.吼.吼.吼 " 像是鬼打牆般敷衍的回話還未間斷的同時

突然插出一句:「 那個啊~上個禮拜嘛......我跟小金啊...... 」

好像是要想話題,但又擠不出話題一樣,煙燻妝A女就一副不想聽妳 " 偉呴懶 (※台語:話唬爛)" 的樣子,樣子之討厭,會讓妳想要把她推到快車道上

「我跟小金通電話的時候啊,我就說我口好渴啊,他聽完,電話都沒掛,馬上買了一箱的飲料來我家耶」煙燻妝B女講出來時,那種驕傲的神情,還挑眉咧,我還在想:「是怎麼了嗎,家裡??」

「是罐頭塔吧我想!你的小金真懂得往生禮儀耶」我的腦海裡閃過這句話,不過也只有閃過.....

可能是排隊久了吧,看煙燻妝A女的樣子應該是有點累了,她撥開了她左肩上的包包

拿出了一本村上村樹的 " 海邊的卡夫卡 " 她開始翻閱,動作很大!深怕對面starbucks 裡的吧台人員 Judy 和檳仔市場裡賣牛蒡的張媽媽沒發現到一樣

「哦~我也有這本耶,我好喜歡這本,這本是 " 海邊的夫卡夫 " 嘛.....」煙燻妝B女開心的說著

不過妳說錯了呢,正當我笑開懷時,煙燻妝A女也補了一句話

「對啊!這本 " 海邊的夫卡夫 "我超愛的,翻了又翻,翻了又翻的都看不膩」

妳果然只是 " 翻了又翻 " ,連名字都喊錯了,還有 ~ 妳這本" 海邊的夫卡夫 " 是有脫皮功能嗎??還真新!就算是 " 翻了又翻 ",也未免太新了吧^^

 

回家的路上我都一直在想著,早上應該跟我老媽去拜拜玉皇大帝才對,這樣就不會遇到不乾淨的東西了

該不該現在打電話給我媽,請我老媽幫我求個平安符呢??

 

創作者介紹

野獸樣。寬 不攝限

quan19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uko775
  • 噓~~別告訴別人我的終極教育法這可是我獨門的ㄟ
  • ivy
  • 看你形容那2個法令紋很深的AB女 拿唉鳯4自拍的樣子
    我就想到 這年頭只要帶著瞳光放大片再45度角自拍

    大家都說是正妹也.....就算很不正也一樣
  • PETER
  • 笑累了,來去喝杯咖啡。